吾乃糖年

奈布是信仰,刺客是最爱

[雷金]暗恋那些小事

hi 这里糖年

发个小短片[补档]

真的超小!

双向暗恋

那么正文开始

♡☆♡☆♡☆♡☆♡☆♡☆♡☆♡☆♡☆♡

雷狮喜欢金

这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如果你要问的话

那大概是在与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浅蓝色的眼睛………………有点好看”

你耳朵尖都红了样子可不是有点好看的程度的啊喂!

当然,如果你认为只有这一种理由的话,那就错了

“小鬼可是很活泼啊!像兔子一样”

“哈?小鬼的头发很好看的。虽然和某个第一一样”

………………等,这样很多的理由

而相反

金其实也喜欢雷狮

这是除了大赛前十与雷狮之外

其他人都知道的事情

凯莉问金喜欢雷狮什么

“唉!为、为什么突然问我啊?”金慌张的摆了摆手,整个脑袋都红透了

“闭嘴!赶紧说”凯丽威胁(?)金说到

“唔…………就、就是…………可、可能…………一见钟情…………吧…………”金的眼睛飘向远处,这次可不是脸红了,感觉他整个人都快熟透了

“…………哎”凯莉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

“要是需要帮助,告诉我”最后还是抵不过金喜欢雷狮的心,一副老妈子的样子抚爱(?)他

“嗯!我明白啦!谢谢凯莉”

金很喜欢雷狮那个装有星辰大海的眼睛,明明是盯着一样东西,却总感觉他好像在看着远方一样,里面是深邃

喜欢他的放荡不羁(?)

如果有人说雷狮是坏的

那么金就会对那个人说雷狮有一百个优点

恋爱会使一个人盲目

暗恋会使一个人疯狂

两个人都喜欢着彼此

却又不敢说出来

然而

今天雷狮心情不好

独自走在一条道路上

“雷狮?”金的声音从一旁的草丛中穿出,是刻意压低了声音,明显是不想让他发现

“小鬼。。”可雷狮是谁?他立马就知道是金

金在草丛深处悄悄看着雷狮,知道雷狮发现他后

就从草丛中走出

“啊哈哈,好巧啊!雷狮,你这么在这儿?”

“这么?允许你在这儿,就不许我在这儿了?”

“啊,没有没有没有。”差点惹雷狮生气的金连忙摇头

“喂!小鬼,你喜欢格瑞?”

雷狮突然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哈???谁喜欢格瑞啦???”嗯,看样子我们的金宝没在线上

“说!你是不是格瑞?”雷狮一脸恐吓(?)的看着金,就差拿个锤子

“哈???怎么可能喜欢格瑞啊???格瑞是我兄弟啊喂!”日常被发兄弟卡的格瑞哭死在厕所里。咳咳

“哦。。那就是不喜欢了?”

“那还用说”

金和雷狮的眼睛突然对视起来。两个人看着对方的眼眸中倒映着自己的模样,都不由分说的别过头去了

脸也超级红

“咳咳。。小鬼,看着我干嘛?迷恋上我了?”喂!ooc了!

“谁、谁会迷恋你啊!”金红着脸,举起拳头作势要打雷狮

“哈哈哈……走,一起去找没马的”雷狮拉过进的拳头,搭上他的肩,然后拖走了

金原本还是挺羞的,但是看见雷狮好像很开心也就觉得那样了吧

安迷修:感觉有不好的事发生

[END]

糖糖:这就是一篇特小的文章。没有后续没有后续没有后续

请问今天雷金表白了吗?没有

关于自家第五自设

hi 这里糖年

占tag抱歉

这篇是自己对第五的自设

怕以后得小可爱会踩雷,先说说糖糖自己的设定

说设定也不算正确,说观点?可能会准确点

在糖糖这里呢。

玩家是玩家

人物是人物

打个比方:

人物是傀儡,而玩家是操作者。傀儡拥有自己的感情,而操作者没有操作傀儡的时候,傀儡可以自行运动,也可以自行参加游戏。

为什么糖糖要这么设定呢?因为,有太多的人,都将玩家的错归到人物的身上了,糖糖很心疼。所以,糖糖要这么设定

其次就是。[区]的分别

玩第五的人都知道,有每个地方的区聊天频道

在糖糖这里,就是[区]

比如:

1[区]中的杰克和佣兵是一对

[2区]中的杰克和园丁是一对之类的

就是说,在[区]中,每一个人物从至始至终都是一个,至于皮肤,那就是人物的衣服,懂了吧?

然后,最重要的

这个篇第五自设,在糖糖这里这是一部分(毕竟糖糖有很多梗)所以,请不要认为糖糖的自设只限这些

那么,差不多就是这样

下一章自设是园丁,艾玛小姐哦

【白刺弹】缠绕

【白刺弹】缠绕

 

 注意注意:

 白纹→刺客←弹簧

 酒深红和刺客是好友

灵感来源糖糖对自家刺客的人设

100lof福利

 是he,放心食用

 那么,以上OK的话

 正文开始

 ☆♥☆♥☆♥☆♥☆♥☆♥☆♥☆♥☆♥☆♥☆♥☆♥☆♥☆♥☆♥☆♥☆♥☆♥☆♥☆

 

线,一根一根理清,看起来,就没有什么交集

然而,当几根线缠绕在一起的时候,交集就会变的多了

 

刺客拖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在走廊上缓慢的走着

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他抬起手敲了敲

 “吱吖”木质的门开起声的那声音,就像时间过久了

 “!!!刺客?为什么这么重的伤?”酒深红的声音听起来可谓是惊讶到极点

 “恩。。。拜托你看看了,酒深。”刺客对酒深这模样见怪不怪了,仿佛早就习惯一样了

 “先进来吧,我给你上药。”酒深让开一条路,让刺客先进去,先前的惊讶已经没了,更多的也只有生气

 “刺客,你上局参加游戏遇见谁了,这么重的伤。”酒深左手拿着药瓶,右手拿着棉花在给刺客手臂上的上上药

 “。。。。是裘克那边的囚徒先生。”刺客好像不愿说出来,半响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啧。。。。告诫裘克那边多少次了。。。让他们下手轻点,总是这样没轻没重,就算我们不会死,也会痛的啊,那群笨蛋!”

 “酒深,别生气。”刺客见自己的医者朋友这么生气,出声安慰了一下,结果换来一个对方的瞪眼

 “别废话,把上衣脱了,我要检查你的伤。”酒深完全没有一点点的羞耻之心,也是,医者嘛,这些事情也做惯了。反而是刺客不好意思起来了

 “能不吗。。。我没有感觉到痛。”刺客央求着,为了保护自己衣服最后的生命

 “你觉得可能吗?”酒深见刺客迟迟不肯脱上衣,出手【帮助】了他一下

 

“吱吖”木质门的声音响起

 囚徒站在门口,手放在脑袋上“对不起,刺客,刚才那局我下手有点重,你。。。。”囚徒的那句没事吧还没说完就被刺客光着身子的后背给吓着了

 那是一道斜着的伤疤,从肩膀处一直到腰处,其余的地方全是鞭痕之类的疤,有旧的也有新的,全部都挤在一块不算宽大的后背上,很可怕却也会让人联想到他到底经历什么,这么多的伤疤

“把门关上!”酒深原本就对囚徒的没轻没重感到不爽,结果囚徒不敲门就进屋子,更是让酒深感到不爽

 被酒深这声给提醒,囚徒连忙把门关上

 “啧。。。。”

 囚徒:???我没听错吧。。。。医生会有这样的时候?

 着实说,囚徒被这样的酒深给吓到了

 哼。。。”酒深看囚徒的那惊讶的样子就不屑的哼了一声

 “囚徒先生,你好”还是刺客看不过这场景,出声帮助了囚徒一下

 “啊。。。没事没事,你的伤才是,恩。。。没事吧”囚徒从震惊中醒过来才想起来自己要做什么了

 “伤口裂开,之前的旧伤还没好完,现在新伤又来了”酒深非常不客气的替刺客回答问题

 “对不起,我的错。”囚徒道歉倒是挺诚恳的,就差点鞠躬

 “呵”酒深还是那副不爽的样子,仿佛在无形中责怪囚徒一样

 “好了,没事的,不是要上药吗?”刺客见不惯酒深这样,向她说了说,表示不是要给我上药吗?快点吧,别耽误了

 酒深察觉到刺客的想法,也没对囚徒做什么不爽的事了,直接拿过药,往刺客身上抹去

 “嘶”可能是因为酒深的药太过于猛了,让刺客背后原本不是很疼的伤,此刻加大了数倍

 “再忍会儿,马上就好了”酒深也看不惯刺客被伤疤弄得这么痛的样子,安慰了一下

 等着药抹完后,酒深发现囚徒还在这里,心中对刺客的心疼几乎一扫而过,直接拽着囚徒来到门外,打算对他进行说教

 刺客见囚徒被拽出去了,自己也就把上衣穿好,整理整理了自己的帽子,打算离开了

 “酒深,谢谢”刺客在走之前对着酒深道过谢后就离开了

 ▁▁▁▁▁▁▁▁▁▁▁▁▁▁▁▁▁▁▁▁▁▁▁▁▁▁▁▁▁▁▁▁▁▁▁▁▁▁▁ 

刺客从酒深的房间走后,肯定是要回自己房间的

 走廊很寂静,“哒哒哒”然而这急促的脚步声却毁了这份寂静

 刺客看向走廊拐角处,想瞧瞧是谁这么急匆匆的走来

 “糟了糟了,游戏要迟到了,暗鲨会不会捶我啊。。。”

 刺客一听这声音,整个人就愣住了,然后又恢复开始的样子

 “啊!!!还有一分钟!暗鲨真的会。。。”弹簧急匆匆的从走廊拐角处过来,看见刺客在这,也愣了下,那句捶我也没有说出口,随即当做没看见一样,急匆匆跑开了

 刺客见弹簧理都没有理自己,深呼一口气,然后又缓缓叹出来

他和弹簧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差的呢

 

刺客自己忘记了,他记得是他惹弹簧生气了,但是具体内容是什么,刺客不记得了。他只知道,弹簧那次发了很大的脾气,从那次,他们两就没有再说过话,有好几次刺客想找弹簧聊聊,都会被弹簧无视或者去找其他人聊天,而最近。。刺客看见弹簧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这让刺客心情有些郁闷

他很喜欢这个比自己晚来几个月的弟弟,弹簧的溜鬼技术是他教的,弹簧的破译是他教的,弹簧的种种行为,虽然不能说全是他教的,但大多数都是他给予他的

 

刺客真的很喜欢弹簧,他所希望的是,弹簧不要不理他

 

刺客会害怕的。。。。害怕被抛弃的

 

▁▁▁▁▁▁▁▁▁▁▁▁▁▁▁▁▁▁▁▁▁▁▁▁▁▁▁▁▁▁▁▁▁▁▁▁▁▁▁

 

没有,没有,没有

 

刺客今天参加游戏发现,他没有匹配到弹簧,之前要说弹簧不理他,但是偶尔游戏的时候还是可以匹配到一起的,但是现在,没有,一局都没有

 刺客突然想起来,今天早上早餐之时,也没有看见弹簧

 

“刺客!专心点!”在同局的酒深看见发呆特别明显的刺客,出声提醒他现在还在游戏中

 “啊。。好的”刺客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犯了个低级错误,自己怎么可以让队友提醒和担心呢

 『没事,多匹配几局可能就会遇见了,恩,多匹配几局好了,说不定会遇见』

 往常的刺客匹配次数绝对不会超过15局,因为他的身上有伤,很多的伤

 虽然他的极限是30局,但是碍于奈布和酒深的威胁下,他只能参加一半的局数

 

今天,他稍微任性了一下,30局,参加满了的

 

▁▁▁▁▁▁▁▁▁▁▁▁▁▁▁▁▁▁▁▁▁▁▁▁▁▁▁▁▁▁▁▁▁▁▁▁▁▁▁

 

 

“刺客?”酒深参加完游戏看见刺客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疑惑的开口

 “酒深,我。。。想拿点绑带”刺客见酒深回来了,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生怕酒深不同意一样

 “噗嗤。。。。不就是拿个绑带吗?你怕什么啊,我又不会骂你”酒深被刺客这样子逗笑了,打开房门,在房子里翻了翻,拿出三个绑带出来,递给刺客

 “受伤了也别只用绑带给自己止血,要来我这里,知道吗?”酒深给了刺客绑带后,语气有些重的和他说

 “恩,我知道了,谢谢”刺客道过谢后,拿着绑带就急匆匆的走了

 “他这么着急干什么?”酒深看着刺客的背影离去的时候才说出这个问题

 

▁▁▁▁▁▁▁▁▁▁▁▁▁▁▁▁▁▁▁▁▁▁▁▁▁▁▁▁▁▁▁▁▁▁▁▁▁▁▁

 

 没有,没有,为什么没有? 

 这是刺客第二天参加游戏的时候了,依然是没有匹配到弹簧

 在早餐时,午餐时,晚餐时都没有看见弹簧

 刺客心里有一条小缝露出来了

 『。。。。多参加一局吧。。。就一局。。。』

 那天,刺客参加了31局,超过了极限

 

第三天,刺客依旧没有匹配到弹簧

 在走廊上,花园里也没看见他的痕迹

 刺客心中的那条缝隙变得有些大了 

『再。。。再多参加一局。。。恩,,,再多参加几局』

 

第四天

 『再、再一局。。。。。』

 

第五天

 『再。。。。再来一局』

 

▁▁▁▁▁▁▁▁▁▁▁▁▁▁▁▁▁▁▁▁▁▁▁▁▁▁▁▁▁▁▁▁▁▁▁▁▁▁▁

 

 不知道第几天了,刺客参加游戏的次数早就超过极限了,最开始,他受伤了有绑带,但是,时间一长,受伤的就越多,绑带也就不够了

 刺客没有想过去找酒深,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他完全忘记了

 是的,他想见到弹簧的心,很强烈,强烈到,他身体的副作用都已经开始发作了也不知道

 现在的这一局,是刺客不知道超过了极限的第几局了,他累了,很累。累到准备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刺客哥哥?恩。。。。。还是。。先不躲了』弹簧拉开椅子时就发现旁边趴在桌上睡觉的刺客

 

『刺客哥哥看起来好累』弹簧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刺客睡着时的模样

 

『黑眼圈好重。。。』

 

▁▁▁▁▁▁▁▁▁▁▁▁▁▁▁▁▁▁▁▁▁▁▁▁▁▁▁▁▁▁▁▁▁▁▁▁▁▁▁

 

 游戏开始,奈布是被传送到游戏场地的时候才醒来的,他看着周围的环境和建筑物

 “啊。。。是红教堂啊”刺客小声的喃喃着

 这时他才注意到,他的队友中,有一位,是他的兄弟

 刺客看见后眼睛的混沌才消散了一些 

但是突然而然的心跳声,让刺客不得不放下心思去逃避监管的追捕

 

『。。。。白纹』刺客看清这局监管是谁后直接开了一个护腕跑掉了,白纹好像也不急,慢悠悠的跟在刺客后面

 

 

“噹”的一声,让所有人都得知,刺客被打了

 

弹簧看见刺客被打了后,也就只是看了一眼,然后接着修他的机子

 

▁▁▁▁▁▁▁▁▁▁▁▁▁▁▁▁▁▁▁▁▁▁▁▁▁▁▁▁▁▁▁▁▁▁▁▁▁▁▁

 

“咳咳。。。。。”刺客在躲避着白纹,他在一个墙角边蹲下,被雾刃打到的后背有些隐隐作痛,刺客吐出了一些血,在擦擦嘴角的同时,心跳变得急促『糟!』

 白纹的刀刃已经举起来,打在了刺客的后背

 刺客眼中闪过一丝强忍,开起护腕,逃离了白纹的身边

 白纹擦好刀后就紧跟在刺客的身后,他在等雾刃

 

 『好痛。。。。。。好累。。。。。后背的伤不会裂开了吧。。。。啊。。。。快要跑不动了。。。。要是直接倒下去就好了。。。』

 

“噹”又是一声,白纹将雾刃甩出去时,刺客被击中,倒在地上了

 

白纹将面前的板子踩碎

 想将倒地的人抱起来时

 才发现有一点不对劲

 为什么这么多的血?

 

白纹将刺客抱起,才发现,怀中的人气息很薄弱,身上的血腥味不知道被加大了好几倍

白纹几乎快要停住呼吸了,他举起自己的手,看见的是一片猩红

 

白纹慌了,对的,他慌了。

 

他几乎是疯了一样,走的很快,他抱紧怀里的人,他需要找到刺客的队友,刺客需要治疗

 

白纹找到和弹簧一起修机的哥特

 

哥特看见白纹原本是想逃走的

 

但是她被白纹怀抱中的刺客给震惊到动弹不了

 

白纹几乎是求着对哥特说“救救他”

 

刺客浑身上下全是血,因为被白纹打中,衣服多少有些破烂,隐隐约约还能看见白色的绷带,被染成红色的

 

弹簧几乎是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在一起了

 他没有想这样,他并没有,他只是想看看他的哥哥,他的刺客哥哥没有弹簧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他真的没有想这样子。

 他记得很清楚,他的哥哥惹他生气了,可是,那件事是什么呢。。。。该死。。。弹簧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不记得是什么事情了,刺客也不记得是什么事情了。两个人都不记得了,可,他们都一致的认为是刺客哥哥/自己的错

 弹簧愣在那里,眼中的不相信占满他的大脑

 

最终,游戏被停止

 

酒深几乎是发了疯一样的跑过来,她看见刺客现在伤痕累累的样子,差点去和白纹拼命

 

奈布家族中的所有人都过来了,他们都担心这个人

 

只有弹簧一个人,躲在自己房间里,好像还不愿意相信一样

 

得知事情的原因前后,奈布非常贴心的对着弹簧的耳朵做了一次爱的教育

 

 

白纹一直认为是自己的错,是自己让刺客变得这样的

奈布看不下去白纹那颓废的样子,将事情告诉他后,白纹还是觉得多大几率是自己的原因

 

“酒深,刺客的伤怎么样”奈布看见酒深从刺客房间出来,带着担心询问她

“背后的那伤疤几乎是全部裂开”

奈布一听,脸色沉重起来

“接下来,只能让刺客静养,近期不能参加游戏。哦,对了,小弹簧,过来一下下”酒深将注意事项与奈布说完后,看见弹簧在不远处站着,笑眯眯的叫他过来

 

弹簧可以保证,自己离死不远了

 ▁▁▁▁▁▁▁▁▁▁▁▁▁▁▁▁▁▁▁▁▁▁▁▁▁▁▁▁▁▁▁▁▁▁▁▁▁▁▁

 

 等着刺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后了,他醒来的时候,两只手都被握住了

他往两边都看了看

 左手弹簧握着的,右手是白纹握着的

 弹簧可能是有点来在奈布床边睡着了

白纹则是单手拿着一本书

 白纹见刺客醒了,几乎快要把书扔出去了

可能是因为白纹的动作有点大,吵醒了弹簧

 弹簧看见刺客醒了,整个人特别明显的一愣

然后又扑在刺客身上一直说“对不起,刺客哥哥。弹簧错了。对不起,刺客哥哥”

 白纹见弹簧扑在刺客身上,直接抬手将他拎起来

 

“。。。。。长得高了不起啊!”气的弹簧直接打他脸

 

刺客看了看弹簧,“弹簧”

 被刺客这么一叫,弹簧又愣住了

 “对不起。。。。。以后。。可不可以不要不理我”刺客看向弹簧,眼中的期望可没有一点想要盖住的念头

 旁边的白纹看了,心中有瓶醋,打倒了

 

他走到一边握着刺客的手

弹簧也握着刺客的手

 

“我还没死。。。。。”刺客没由来的一句话冒出来

让两人绷紧的脸瞬间放松了很多

 

“刺客哥哥,对不起,是弹簧的错”

“小先生,能原谅我吗”

 

三条线,白色的,红色的,黑色的

 三根线就纠缠在一起,想解开,那是不可能的了

 

 【完】

 

糖糖承认。。。糖糖这个结局写的糖糖自己都没有看懂。。。。敢问糖糖打了3个小时的字是有多痛苦。。。。。糖糖还要改细节。。。脑火

 

至于后续什么的。。。看心情

[三]男友情商低咋办?

 每周两更

名字如标题

ooc肯定有

注意: 

1.不许ky

2.有三种形式:场景,采访,语言

3.会有女求生者×奈布(毕竟是all佣) 

4.可为奈布问题也可以为其他人的问题

此文: 

场景 

出场cp:园佣 黄佣 殓佣

(园丁性转吖,是小正太)

糖糖:你们要记得催更啊,不然糖糖会忘了

今天也是吸奈的一天

那么正文开始

♡☆♡☆♡☆♡☆♡☆♡☆♡☆♡☆♡☆♡☆

如果说,男友情商低到没有办法,会发生什么?

园佣场景:

“奈布哥哥”艾玛的一句奈布哥哥,让正在前面奔跑的奈布停下来,看向她

“奈布哥哥,你看,这是什么!”艾玛特高兴的举着一朵花

“花”奈布看了一眼就回到

“别答那么快蛮。是什么花啊?”艾玛对奈布的秒答非常不满意,又接着问

“什么花?花还可以分那种吗?”奈布这回仔细看了眼这花

“唔。。奈布哥哥!”艾玛郁闷的差点跺脚

“怎么感觉好熟悉”奈布的一句话飘到艾玛耳朵里,艾玛兴奋的睁大眼睛看向奈布

“唔。。。这是杰克手杖上的花吧?那也就是说。。。这局监管是那个老绅士?”奈布把那只花拿起来,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才确定

“你刚刚半天不见,是去偷那老绅士的花了?”奈布深蓝色的眼睛眯了眯

“才不是呢!这是艾玛像杰克叔叔借的”艾玛举起双手表示抗议

“啊!痛痛痛!奈布哥哥!”艾玛的一只耳朵被奈布揪着

“知道痛你还去监管地下晃悠?下次还敢不敢了?”奈布一遍揪着艾玛的耳朵,一边往密码机那走去

“我、我错了嘛~奈布哥哥松手啊。。”

“下不为例”

杰克手杖上的花是什么,相信,我不用说了

黄佣场景:

“奈布”低沉的声音,让人感觉到窒息,就像到海底了一样

“哈斯塔,怎么了”奈布走向黑暗处,看着将自己的触手卷在一起哈斯塔——莫名有点可爱

“那是什么?”哈斯塔用触手去碰了一下在他身边的一个绯红色爱心

“那个是爱你的心”奈布好脾气的和他说了下

哈斯塔伸出触手将奈布拉进黑暗中

“奈布”有一点点委屈

奈布叹了叹气

“吾神,汝本就是来自深海,没必要”

“可。。。汝在”

奈布将那颗心给了哈斯塔

“吾不要”哈斯塔直接用触手将那颗心给拍出去

绯红色的心可怜的掉在地上,还翻滚了几下

“。。。。。”奈布就这么看着。。。。

我想打我的神怎么办?

殓佣场景:

“嘿!卡尔!”奈布从卡尔身后冒出来,吓得卡尔抖了一下,然后,手里的电机炸了,于是光荣惹监管过来了

“啊哈哈哈。。。对不起啊”奈布正在摸半血的卡尔,一边摸一边打哈哈

“前辈。。下次,别这样了,吓人”卡尔幽幽的飘来一句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虽然奈布嘴上说到,但是,接下来,可真的是“我知道”?

在卡尔破密的时候突然抱上去,在卡尔溜鬼的时候,跟着他,等到一起并排跑的时候,伸手揉揉了头

“奈布前辈!”卡尔终于忍不了了,停下来,看向奈布

“嗯?”奈布完全没有感想的看着卡尔

“怎么了?卡尔”

“前、前辈,能不能不要这么做”

“做什么?”

“抱。。。。抱抱”

“嗯 给你”

[完]

你们要记得催更啊。。。不然糖糖会忘的

[二]男友喜欢猫比我喜欢我多咋办?

每周两更

名字如标题 

注意:

1.不许ky

2.有三种形式:场景,采访,语言

3.会有女求生者×奈布(毕竟是all佣)

4.可为奈布问题也可以为其他人的问题

此文:

采访

出场cp:杰佣,约佣,佣蝶,佣园

今天也是吸奈的一天

那么,正文开始

♡☆♡☆♡☆♡☆♡☆♡☆♡☆♡☆♡☆♡☆

大家的,我是胡子先生,众所周知,我是一只猫。

 杰佣采访

 “你好,打扰一下,杰克先生”

 “嗯?什么事,这位小姐?”

 “请问你们家里养猫吗?”

 “养了一只,因为小先生好像挺喜欢的”

 “那,请问,在杰克先生家中,有没有出现奈布因为吸猫而忽略你的现象呢?”

 “嗯?不好意思,你刚才问了什么问题?”

“我是说,杰克先生家有没有……”

 “嗯?什么?这位小姐,抱歉,我时间不多了,先走了”

“啊。。好的,谢谢杰克先生”

 

“你好啊 奈布先生”

 “你会,这位女士”

 “奈布先生家里养猫对吗?”

“对的!养了一只橘猫,我很喜欢”

 “啊。。看样子你很喜欢那只猫啊”

 “是的”

 “那,请问,你家里有没有出现,你吸猫而无视自己爱人呢?”

 “这种事情。。。多了去了”

“那么,你一般都是怎么解决的呢?”

 “额。。。。(脸红中)。。。戴上猫耳,然后求原谅。。。。”

 “哦~”

 “唔。。。。行了,别采访了,我有事(跑走)”

 
 约佣采访

 “你好,约瑟夫先生”

“你好,女士”

 “约瑟夫的爱人喜欢猫咪吗?”

 “嗯。。。我的爱人很喜欢猫咪”

 “那。。。他有没有过因为去照顾猫而将你抛下的情况呢?”

 “啊。。。。这种事情很多”

 “那么,约瑟夫先生一般是怎么解决的呢?” 

“我?我一般都是和我的爱人一起,因为我也非常喜欢猫咪的”

“哦哦,好的,那么打扰了”

“没关系,女士”

 你好,萨贝达先生”

 “你好”

 “你的爱人喜欢猫咪吗?”

 “他?他很喜欢猫咪,和我一样”

 “那么,你有没有因为他去照顾猫而抛下你的情况呢?”

“这种情况。。。。别说他了,我也有过。不过一般来说,我们都是一起照顾猫的,所以,这种情况也算多也不算多”

 “这样啊,谢谢你愿意回答问题,那么,接下来祝你好好休息”

 “嗯,谢谢你”

 

蝶佣

 “美智子小姐,你好啊”

 “你好,小姐”

“唔。。。美智子小姐果然超漂亮”

 “呵呵,你过奖了小姐”

 “咳咳,我可以采访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美智子小姐家里养猫吗?”

“嗯。。。妾身家里,是不养猫的,因为妾身对猫过敏”

 “嗯。。。那美智子小姐的爱人喜欢猫吗?”

 “先生吗?他很喜欢猫的,有的时候妾身经常看见他在外面的院子里逗一些流浪猫,哎。。。要是妾身不对猫过敏就好了,这样,妾身也可以和先生一起了”

 “嗯。。。美智子小姐可以选择做一个玩偶啊”

 “啊~还有这个方法的啊。那么,谢谢这位小姐了”

“不用客气,也谢谢美智子愿意接受采访”

 

“你好,奈布先生”

 “你好,这位女士”

 “奈布先生喜欢猫吗?”

 “喜欢,很喜欢”

 “那奈布先生家里养猫吗?”

 “嗯。。不,我家里不养猫,因为我的爱人对猫有些过敏,不能养”

 “那,奈布先生一定很爱很爱你的爱人”

 “嗯,我很爱她”

 “(莫名一把狗粮)那、那谢谢奈布先生愿意接受采访”

 “不用谢,回去的时候请注意安全,女士”

 
园佣

“你好,打扰一下,奈布先生”

“这位小姐,什么事?”

“奈布先生家里养猫咪吗?”

“养”

 “那。。。”

 “是艾玛喜欢,所以就养了,艾玛也挺喜欢的”

 “哦哦。那。。。奈布先生有和猫咪吃醋吗?”

 “你猜”

 “额。。。。好吧,谢谢你愿意接受采访”

“艾玛小姐”

“嗯?啊,你好啊”

 “请问艾玛小姐家里养猫吗?”

 “养的吖”

 “那,奈布先生有吃过猫咪的醋吗?”

 “嗯。。。这个啊。。。嘻嘻,奈布哥哥是有过的”

 “真的吗?”

 “真的吖,骗你干嘛啊”

 “那、那请问,你有哄过吃醋的他吗?”

 “嗯。。。没有”

 “为什么呢?”

 “因为,一般都是奈布哥哥来找存在感,让我注意到他的吖”

 “咦?那艾玛小姐可以具体告诉我吗?”

 “嗯。。。不要”

 “哎哎哎???”

 “那样的奈布哥哥只能让我艾玛我一个人看的哦(笑)”

 “好、好的。。。。(慌)”

 [采访完]

 
小番外:

 
杰佣:

 
“那个。。。先生,别生气了好不好?”

 
杰克此时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书,完全没有理会

 
“先生。。。。别生气了”

 奈布在一旁,跟个小媳妇一样(不)

 就在刚才,奈布因为撸猫而无视了自家先生3个小时。然后,等到奈布想要找自家先生的时候,对方楞是不理他

 “先生。。。”

 不理

 “我错了。。。。”

 还是不理

 “先生。。。别不理我啊”

 就是不理你

 奈布看着杰克。。。

杰克完全没有看奈布一眼

“唔。。。”

奈布,吸了口气,然后穿上衣服,出门了

“咔嚓”的关门声很清脆

 伴随着这声音,杰克也将书给河起来,陷入沉思

 没过多久,门开了

 奈布手里拿了一个袋子,没有理会杰克,直接奔向卧室

 过了几分钟,奈布开门出来,杰克强迫自己不去看他,而是专心看书

 奈布走到杰克先生的面前,犹豫了一会儿

 “喵”

 这一声猫叫让杰克抬起来头

 奈布头上顶着一对猫耳,手上戴着猫爪子,脖子上还有一个黑色绑带的小铃铛

 先、先生”奈布举着小爪子看向杰克,眼神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

 “先生?”

 “哎。。。好吧,原谅你了”杰克叹了口气,伸手将奈布抱入怀中“下次,不许那么久不理我,知道了吗?小先生”

 “知道了,杰克先生”

 
[完]

 

[一]男友不开心了咋办?

 每周两更

名字如标题

ooc肯定有

注意: 

1.不许ky

2.有三种形式:场景,采访,语言

3.会有女求生者×奈布(毕竟是all佣) 

4.可为奈布问题也可以为其他人的问题

此文: 

场景 

出场cp:杰佣,殓佣,占佣,约佣 

今天也是吸奈的一天

那么正文开始 

♡☆♡☆♡☆♡☆♡☆♡☆♡☆♡☆♡☆♡☆

惹男友不开心了咋办【每一个人都是刚刚交往】 

杰佣场景

“小先生,你怎么了?你现在的表情可是看起来很不好哦。”杰克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正在享受下午茶的时间。 

看见奈布回来,并且向他走来,表情还很明显的露出了'我不开心,想打人'的表情。出于对自家小先生的关心,杰克开口问了下奈布。结果换来对方的瞪眼 

”。。。。小先生?"杰克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自己先生的不爽,并且下意识觉得,自家小先生不开心的理由来源于自己 

”杰克先生"奈布缓慢渡步接近杰克 

“在的,小先生” 

“听说。。。。你又去抱小姐姐了?"死亡微笑 

杰克听到奈布这么说,微微一愣 随即笑了笑

他放下茶杯,拉过已经走到他面前的奈布,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环抱住他

“老流氓!你干嘛!”奈布推开杰克,杰克抱的很紧,奈布就是推不开

杰克在奈布耳边略带委屈的对奈布说到 

”小先生,别生气了。我没有真正意思去抱她的。原谅我好不好?” 

不得不说,杰克不愧是情场上的高手。刚刚还在悠闲的喝茶,现在却摆出一副收委屈的表情{虽然只有小女生会上当来着} 

奈布使劲推开杰克“哼,要是再抱别人的话,你就没了”

杰克看着奈布的笑容,心里一阵发毛

杰克:媳妇好凶有什么办法,我宠着啊

殓佣场景

奈布怀疑,卡尔是真的在和自己谈恋爱吗。交往一个月,不碰他一下

“卡尔!”奈布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而后者只是抬头看着他,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面前这位生气的前辈兼男友

“奈布前辈,怎、怎么了?”卡尔拿着自己的化妆箱起身,想要去参加游戏

“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奈布非常严肃的看着卡尔,仿佛就在说你要是不好好回答你就完了

“!!!奈、奈布前辈在说什么,我们、我们。。。。难道不应该是恋人吗”卡尔一惊,结巴的回答他。就算卡尔不戴着口罩,奈布都知道他脸红了,毕竟连耳根都是红的

“!!!”奈布一听卡尔这回答,脸上也跟着一起红起来了

『艹!太纯情了吧』

占佣场景

“伊莱?伊莱?伊莱?”奈布在花园中,一声一声喊着先知的名字。就上一局他不就是帮伊莱当了鹿头的钩子吗?伊莱出来后,一直没理他,现在,是吃饭的时间,奈布当然要出来找自家男友回去吃饭啊,不然接下来的比赛,他会耗不住的

“咕”奈布看着头顶上的猫头鹰,庄园里,带着动物的,大概只有伊莱了,既然鸟在这里,那么,他的主人应该就在这附近

“伊莱?”奈布扒开一撮草丛,伊莱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轻微的呼吸声,让奈布知道,他睡着了

“。。。。真是。。。”真是可爱啊。。。奈布如此想着

伊莱躲在这里防止奈布找到,又怕奈布找不到,放了猫头鹰在外面,结果自己等着睡着了

奈布摸摸了伊莱脸颊,对旁边的猫头鹰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起身去餐厅拿着食物来到花园,放在花园的桌子上。

奈布走到伊莱面前,将他邪恶的爪爪伸向伊莱的脸,狠狠地掐了一下,于是,伊莱就醒了

“还在生气?”奈布蹲下看着伊莱说到

伊莱看见奈布的脸就没离开过,愣了一会,张开手,紧紧抱住奈布

“不能再这样了。。。。我是先知,我是预言未来的,我可以保护人,下次,别再吓我了。。。”伊莱整个人都埋在奈布怀里,还蹭了蹭

“恩。。。。不好”真的可爱呢

约佣场景

“那、那个。。。。约瑟夫?”奈布非常非常小声的叫着眼前背对着他的约瑟夫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奈布要小声说话,为什么约瑟夫要背对他

咳咳,我们来回顾一下之前他们参加游戏的时候

在奈布今日最后一局游戏中,奈布遇见约瑟夫

约瑟夫见是自家的爱人,理所当然佛了

原本是个很好的局,但坏就坏在

奈布不想拍照

嗯 是的,没听错,奈布不想拍照

为此被约瑟夫追了三台机,砸了五次板。好不容易抓到了人呢,又被同局的慈善家给照晕了

气的约瑟夫差点暴走(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人设还是要有的)

于是又开启抓奈布的行动

最终,在大门开的时候,抓到奈布

把他放在相机面前,刚按下快门

照出来的图片是奈布背对他的

约瑟夫又照了几张,全是奈布不配合的图片

奈布又趁着约瑟夫不注意赶紧摸起来跑了

导致约瑟夫出游戏的时候,头发上的绑带差点滑落

“那个。。。约瑟夫啊。。。你还要生气到什么时候啊?”

奈布靠近正在生气的爱人身边

“。。。。”约瑟夫能感受到自家爱人的靠近,然而面对他的问题,约瑟夫可是一点也不想回答

 

“。。。。约瑟夫”这一声约瑟夫,奈布刻意的将声音弄软些,带一点点鼻音

听起来就像在撒娇一样

 

“。。。。。”不理不理不理,我就是不理你要咋滴

 

奈布见约瑟夫还没有妥协,只好叹口气

整个人往前一扑,挂在约瑟夫身上,靠近他耳朵说到

 

“好啦。。。。我让你拍照可以了吗?”

 

说话间的热气全部洒在约瑟夫的耳朵上

 

奈布亲眼见证了约瑟夫耳朵的变化,红的有些发烫

 

“真的?”到底还是抵不过奈布的攻击,约瑟夫扭过头看着奈布,有些不确定的道

 

“真的”奈布好笑的看着约瑟夫的眼睛

 

蔚蓝色的眼睛,里面映出的是约瑟夫的脸庞

 

约瑟夫转过身抱住奈布

 

“哈哈哈。。。我会让你拍的,别生气了好不好?”奈布打着哈哈哈摸了摸约瑟夫那顺的要死的头发

 最后约瑟夫也只是闷闷的发出了一个“恩”

 

 

 

 

自家男友不开心,自己还是要哄得

 

【完】

糖年:重新改了一下

关于自家第五人设[佣兵篇]

hi 这里糖年


是all佣中奈布的设定,怕有些小可爱不清楚我家奈布的状况也怕小可爱们在以后看文的时候不懂一些情节


占tag对不起


佣兵:奈布.萨贝达


原皮:(奈布)

比较温和的一人,话比较多,会和人走的很近,疏远感不强。游戏中偶尔一整局破译或者一整局溜鬼(一方面为了不让自己害怕密码机的声音一方面是为了不削弱溜鬼的技术)。家族中老大


刺客:

很冷漠,实际上比谁都爱瞎操心(管自家人的时候特凶)。平时很少说话,一说话就会破了自己冷酷的形象。绅士风度不比杰克喻约瑟夫差。身上的旧伤是所有奈布中最严重的也是最多的,导致刺客每天参加游戏的次数有限,超过这个限制,身体会有很大的副作用(比如死亡什么的)唯一一个会做饭的佣兵。家中老二


明焰:

特别特别放的开的一佣兵(言下之意就是:骚),永远不会去破机,你要是看见他破机了,那他估计是疯了。很皮,是监管头疼的类型,话唠一个,很怕刺客。家中老三


忧郁:

如果明焰是火,忧郁就是水。一天下来开口说话的次数不超过5句。游戏中永远都是献祭式玩法(不懂的小可爱,我把它写在最后面的)除了吃饭游戏,只会在房间里或者花园里,和奈布家之外的人待在一起会习惯性的将帽子拉低,很听刺客的话。家中老四


匿踪:

特别特别温柔的一个人!!!虽然不会做饭,但甜点这一块有很大的成就,喜欢花草,所以,一般都会在花园午睡或休息。游戏外和游戏中都是很可靠的人,可以对他倾诉,在他身边有前所未有的放松感。家中老五


旧装:

奈布家中战争后遗症最严重的,偶尔破机会害怕到到处乱跑,除非你拦住他,否则他会一直跑,并且躲起来不让你找到,和原皮走的很近,性格和原皮也比较相似,但是对人的疏远感很强烈,导致你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惹他不开心了之类的。家中老六


蓝鲨:

与匿踪一样也是非常温柔的人,很负责任。主修机,也会溜鬼,不比原皮差。是个十足的弟控,每天都是那三句“暗鲨很乖的啊”“暗鲨没有那么做”“别说啦,暗鲨还小”嗯,请问今天蓝鲨哥哥有没有宠自己的弟弟呢?有。家中老七


暗鲨:

暴躁老哥一位,有多暴躁呢?暴躁起来反过来追着监管打。很狂的一奈布,爱挑衅。是个十足的兄控,每天都是“你敢动我哥试试!”“哥,你好好在这里修机,我去溜爆他狗头!”“哥!你在哪?”
 请问今天暗鲨找自己哥哥了吗?找了。家中老八


(糖年:为什么我总感觉写蓝鲨和暗鲨的设定特别像玄策和他哥呢???小可爱们要是觉得不好的话,糖糖会改的)


感染、寄生:

感染比较皮,也是暴躁老哥一位,但没暗鲨暴躁,是哥哥。是个十足的弟控

寄生冷漠,给人的感觉就是月亮,寂静的那种,不是很皮,是弟弟

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让人感觉寄生才是哥哥,感染才是弟弟。两头狼待在一起的时候会下意识的用狼语交流。都怕刺客,很听刺客的话。

感染在别人和寄生面前完全是一百八十度旋转

寄生除了奈布家的人,几乎没什么信任的人。家中老九和老十


弹簧:弹簧有两个人设,一个是杰佣,一个是弹刺

(杰佣)

是个天真的孩子,阳光,完全没有上过战场的感觉,游戏中可是让监管觉的可爱的类型,特别听他哥哥们的话,很乖。他不是不懂只是装不懂

(弹刺)

白切黑,不用说了。整天围着刺客转,是个十足的兄控+病娇。认为刺客只能是自己的,占有欲很强,在刺客面前是和杰佣设定中的弹簧一样,在其他人面前,腹黑的像个恶魔。家中十一


蒸汽:

责任心很强,游戏中是必须看着队友出门才放心的小可爱,会失误,失误的时候会呆滞一会儿,然后才会想起来干嘛,就是有一点点傻,关于情感什么的很浅。看见邪眼,情绪波动很大。家中十二


白鹰:

少语,不是很喜欢说话。游戏中看见有自家的人会开心的冒花,然后开局就是找人。很善解人意,经常会给一些有困难的人帮助,非常讨厌先知的猫头鹰,据本人的意思是:他都有我这个鹰了他为什么还留着这只鹰!(其实不讨厌,只是想独占猫头鹰的想法而已,可惜,先知不给)。家中十三


掠影:

与思明共同进的庄园,两人没有谁大谁小的分别,相处模式就是兄弟。会照顾人,也是属于操心的那种,但是操心的是刺客。在刺客操心其他人的时候,他在操心刺客,弄得刺客都有些怕了。和思明一样礼貌,不过不会像思明一样砸了一板子还转身说对不起,有些洁癖,看见自己身上脏了一点点都受不了。不皮。家中十四


思明:

很礼貌,真的很礼貌,在游戏中砸了监管一板子,会转身对他说一句对不起,为此,没少挨刺客批。本人也非常温柔也绅士。在游戏中全看局势行动。家中十五


柴郡猫:

古灵精怪的奈布,经常说些不懂的话,很喜欢和别人玩捉迷藏。游戏中是特皮的那种,你不打他一下他根本不会停下来。家中十六


另一面:(萨贝达)目前为止我的另一面cp只有双佣

病娇,占有欲比弹簧的双佣设定还大,看见有人和原皮说话就会不爽,认为原皮只要多看谁一眼就是喜欢他,想将原皮占为己有。家中十七


献祭式玩法:

典型的用我换你,全程保护队友,队友上椅我来救,队友受伤我去找你,我可以不出去,队友必须出去,换一句话就是,队友排第一

每一个奈布糖糖都会开一个番外,是他们来庄园前的事件

最后糖糖bb一句,这个排版排的我崩溃

关于自家吃的第五cp+注意事项

hi 这里糖年

主:all佣

其他cp仅接受,不吃

杰佣:白刺不拆,其他都行

双佣:弹刺不逆

双狼(感染×寄生)不逆

双鲨(暗鲨×蓝鲨)不逆

另原(另一面×原皮)不逆

各种各样的奈布(右)cp

接受女性×奈布

接受性转

注意事项:

ooc有

沙雕有

会拖更,但只要你催我就会更。特殊情况除外

占tag对不起

关于男友一百问

关于这个小合集

就是平常的一些情侣之间的小问题

脑洞有的时候不太多,会请求你们给脑洞(这个注意)

以下几点注意

1.每周两更(假期两天)。如果碰上长假,每天一更

2.所有文章只有100章,不会多出一章

3.各种各样的ooc

4.有糖,有虐

5.不许ky,不许ky,不许ky!!!

6.有特殊情况会通知的

7.总共只有一百章(因为是一百问)

以上OK的话,那么,下章见

第五人格一周年

哎呀呀。转眼过去,第五都已经建立了一年了吗?从开服,一直玩到现在,喜欢第五一年了


喜欢里面的人物一年了,爱奈布已经一年了


一年了啊。。。感觉好漫长。。。有感觉好短啊


还记得开始玩的场景


用求生者


被监管者追的心跳感觉,到现在也没有忘记


用监管者


追着求生者的愉快感


被屠夫追,被屠夫打,被队友坑,被佛系,被魔系


被求生者砸板,被溜五台机,被拆椅子,被求佛,自己的魔系


我们一个个的玩家,从最低阶玩到最高阶


从全服最后玩到全服第一


我们一个个的这样过来,一个个的慢慢变强


最后,我们都有了自己的收获


还记得第一次用的角色吗?


还记得第一次买的角色吗?


还记得第一次放飞了所有求生者的那种胜利感吗?


还记得保护队友全部逃出庄园的成就感吗?


第五啊,陪了我们一年了。


现在,依旧有人玩,也有很多的新玩家,开始玩这个游戏了


就算它是一款数据,那又怎么样呢?


我们爱它啊


在我心目中,这个游戏,已经是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了


记得开始玩园丁的时候,一直疯狂的拆椅子


记得开始玩慈善家的时候,一直不知道技能怎么用,而去破译


记得开始玩律师的时候,一直看着地图,往前走,被挡住了都不知道


记得开始玩医生的时候,被打了一下,立刻跑开找地方治疗


记得开始玩幸运儿的时候,没有武器的茫然


记得开始玩佣兵的时候,总是忘了关技能,然后不知道跑到那去了


记得开始玩盲女的时候,开局的一片黑,吓了自己一跳


记得开始玩祭司的时候,被屠夫追着,技能去还没好的那种慌乱


记得开始玩调香师的时候,因不会用技能,而觉得不怎么好


记得开始玩牛仔的时候,觉得抗人是非常好玩的事


记得开始玩空军的时候,开枪,然后救队友的感觉


记得开始玩魔术师的时候,看着两个分身一起修机的傻样


记得开始玩冒险家的时候,东躲西藏的感觉


记得开始玩舞女的时候,觉得八音盒的声音很好听


记得开始玩入殓师的时候,那种懵懵懂懂的感觉


记得开始玩先知的时候,想要吸鸟却总是被打


记得开始玩厂长的时候,放娃娃是最好玩的事


记得开始玩小丑的时候,拉锯不会拉的场景


记得开始玩鹿头的时候,一钩一个准的感觉


记得开始玩红蝶的时候,觉得这监管者真的漂亮


记得开始玩杰克的时候,总是打不到人的事情


记得开始玩黑白的时候,技能没有出,就感觉没有什么用


这些感觉,同是老玩家的你们,还记得吗?


第五,已经有很多的求生者和监管者了


那些退游的玩家,有回来看看吗?


你们的孩子,你们的人物还在等你们


在等你们来找他


第五人格一周年快乐


我爱奈布,一周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