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颗棒棒糖♥

对不起!占tag抱歉

幸福的味道(安金)上


辛福的味道(安金)

金为奶茶店店长

安米迷修为员工

金高中(高一)

安迷修已成年

两人同居状态

以上ok?

那么正文开始

-------------------------

你喝过奶茶吗?相信很多人都喝过,对吧?但是,你在喝奶茶的时候,有细细品尝吗?尤其是原味奶茶。那种淡淡的奶香味,不腻,不甜,甚至有点苦,但却是非常的美味,那,就是辛福的味道

________分界线________

夕阳下的楼房真的很美丽,明明都快要天黑了

“安哥!4号桌要一杯卡布奇诺”少年活跃的声音,让人忘记烦恼

“好的,小店主,我知道了!。。。。哦,对了,小店主,你的晚自习时间,要是再不去收拾的话,要迟到了哦!”被称为安迷修的男人,手里调制着一杯咖啡,并且提醒一下金,晚自习快到了

“哦哦!也是,那,安哥,你一个人没问题?”金被这么一提醒,就想起来了,看了眼安迷修,停下了手上的活

“没事的,小店主,毕竟快要天黑了,人也不是太多了,我一个人没问题,倒是你,还不走吗?”安迷修将手上的卡布奇诺做了最后的装饰,然后端出来,走到了金面前,捏了捏他的鼻子

“唔。。。。好吧!如果有问题,要记得联系我哦!”金笑嘻嘻的看着安迷修

“嗯,好的,小店主”安迷修笑了笑

“???!!!”金趁安迷修不注意,摸了摸他的头「啊啊啊!!!安哥刚刚那个样子真的好像一只大型犬啊!」

“啊。。。。。”金愣了一下,随后脸一下子红起来了

“不是,不是的,那个,安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金慌乱的举起手

“没事的,我的王子殿下,你要是愿意,我都会给你”安迷修一脸无所谓的摸了摸金的头

“嗯、嗯”金害羞的低下头

“好了,王子殿下,该去晚自习了吧?嗯?”安迷修好笑的看着金

“啊!糟了糟了,要迟到了啊啊啊啊!!!!”金大喊着,立刻收拾好书包,跑去了学校

“慢走,我的王子”安迷修向金离去的方向鞠了一个躬

“晚上好啊!紫堂”金一进教室就看见紫堂幻

“晚上好,金”紫堂回应了金

“嗯,紫堂,这节自习有老师过来吗?”金拉开椅子坐下

“没有哦!还有,这个是格瑞让我给你的”紫堂将课桌里的袋子拿出来,给金

“哦哦,谢谢紫堂哦”金接过袋子

--------分划线-------

“呐呐!格瑞,格瑞”金小跑着追上要出校门的格瑞

“。。。。”格瑞不回头都知道是谁

“格瑞,格瑞,格瑞!”金拉住格瑞的一只手臂摇来摇去

「有一点犯规啊。。。。」格瑞想着

“干嘛?”格瑞问金(不知为何总感觉跟我之前写的越ooc了呢?应该是错觉)

“谢谢格瑞把这个给我”金拿起手上的袋子

“这个。。。。。原本就是你和秋姐的”格瑞看着那个袋子

特别单调的浅蓝色有一小部分上有着金色的花朵。非常的单调,却给人非常舒服的感觉

“嗯,也是呢!这个是姐姐的。。。”金就这么说着,声音稍微有点变小了

格瑞稍稍有点无奈,最终抬手,摸了摸了金的头

“!格瑞?”金一惊,想抬头看格瑞

结果,格瑞直接将金的帽子拉下去

“呜哇哇哇!格瑞你干嘛啦!”金表示不开心

格瑞也只是这样看着,嘴角是连他都没有察觉的笑容


你会想问为什么金说到秋会这样吗?

那是当然的了,毕竟,秋已经失踪了不少于5年的时间了。也就是说秋在金11岁的时候就不见了。为此,金休学了两年。休学后的他,不要说雷狮,更别说身为发小的格瑞都找不到他,如同人间蒸发。13岁,上初中的年纪,格瑞在开学典礼上看见金,于是找金的行动才停止。但,金回来的时候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也就只有一个可以让他稍稍有点在意的也只是脖子上的项链

一个小箭头和两把双刀

“。。哎!”安迷修趴在桌子上,郁闷的像看不见主人的大狗狗

“王子殿下。。。。”安迷修喊着金

看着门外行走人,想到了第一次看见金的场面

(越来越像写作文了是这么回事?)

“呜。。。。”一阵小小哽咽,这让为工作烦恼的安迷修注意到

开始,安迷修还以为是什么小动物受伤了。原本向前的脚步,转了一个方向,进入了一个小巷子

「?什么鬼?这是小孩?」安迷修特别惊讶,加快了速度

“。。。。。”安迷修现在很无奈啊,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这么小的孩子?

“呜。。。。姐姐。。。”金发的小团子,看起来像7,8岁左右(金:不好意思,我已经11了)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成样子了,非常的脏,往下扫去,脚上的鞋子已经没了,脚也已经有一些伤痕了

安迷修看的,心里那叫一个疼啊!

于是他在金面前蹲下来,打算抱住他

“你是谁?”猛然间,金开口说话了

“?。。。。。不对。。这个应该我问你”安迷修有点茫然但还是反应过来,这个小孩不对

“呵!不错,可以看出来真是厉害”此时的金,哦,应该说是那位白发的“银”笑起来

“所以,你打算救他?”银敌视着安迷修

“这是我的骑士道”安迷修坚定的看着银

“。。。。。他快醒了。。。。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存在?”银在最后说了他的疑问

“。。。因为,我也有过。。。”安迷修将银离开的真正的金扶起来

就是这样,在金达到三个月的逃离生活,就这样被安迷修给救了


“我的王子殿下”安迷修现在是趴在吧台上,一脸的无聊

“呐呐,格瑞,格瑞?”金摇了摇格瑞,“格瑞!”金见格瑞没什么反应,就在格瑞的耳边突然大喊一声

“………………”格瑞表示他的发小想让自己聋

“什么事?”格瑞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唔……没有啦!看见格瑞没反应,所以就喊了一声,格瑞,你没事吗?没事的话,他还在等我,所以,我能先走吗?”金双手合在一起眼里带有一点点歉意

“嗯,没事,早点回去也好”格瑞很想说教一下眼前的人,但是,看见他的眼睛,格瑞还是犹豫了

“!那,谢谢啦!”金挥着手向格瑞道别

格瑞:自己媳妇(划掉)不要我了……

“安哥!我回来啦!”金推开店里的门,向坐在吧台的安迷修招呼

“王子殿下欢迎回来”安迷修从吧台的椅子上站起

“嘻嘻,安哥,我上晚自习的时候忙吗?”

“不忙哦!我的王子”安迷修笑着看着金

金被看的不好意思了“啊……那个,安哥,我……我去把后面打扫一下!”金红着脸低下头,急急忙忙的对安迷修说,然后逃一样的离开了

“呵呵,我的王子殿下真可爱”

好的完了

后语:

嗯,就这么完了

什么⊙∀⊙?没看过瘾?

那你等几天吧!

这个和我之前发的一样

分为上下篇

什么⊙∀⊙?你不干?

~_~好吧~_~好吧

我给你一个小剧场好了吗?

什么⊙∀⊙?不要小剧场?要正文?

嗯………………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码正文

什么⊙∀⊙?,你要打我?

哼╯^╰我在手机这边,你在手机那边,怎么打我?哼╯^╰

信不信我连小剧场都不给你了?

什么⊙∀⊙?

你还不要?

我大发慈悲想发个小剧场你竟然还嫌弃?

哼╯^╰我不开心了!

我不给你小剧场了!

………………………………

真的不要吗?

………………………………

真的不要?

………………………………

真的?

………………………………

呜呜呜呜X﹏X,你不要,我就要写!

略略略!

(皮这一下真的开心^_^)

接下来小剧场

雷狮:鶸,我就一个名字出现?然后没了?

我:对啊

雷狮:信不信我一个锤子捶死你?

我:我不怕!我有金小天使护着

金:雷狮,别吓彼岸啦!

雷狮:………………(眼神鄙视我)

格瑞………………(我就看着不说话)

卡米尔:………………(看着大哥发狂,然后再看看金)

安迷修:王子殿下真的好可爱啊!

雷狮:安迷修,和我打一架(拖走安迷修)

安迷修:哎???等等雷狮你放开我!我要去找王子殿下

金:彼岸,会不会有事啊?

我:(摸摸金的头)没事啦!他们在玩游戏啦!

金:哦⊙∀⊙!,彼岸说的话我都信

我:哎呀!我的小天使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

真的完了

你的离去是我的伤害(安金)

童话系列:(一)骑士与王子
名字如标题
我保证!这个不是虐的!超级甜的!相信我!
童话设定集
金是王子
安迷修是骑士
老梗了,但和别人不一样!
那么正文开始
♡☆♡☆♡☆♡☆♡☆♡☆♡☆♡☆♡☆♡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到底是多久呢?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在那段时间里,有着这样一段歌谣:
从前,有一个国家
有一个国王与王子
国王请来了一位骑士
骑士说出了他的规则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国王应允了他的规则
让他保护王子
王子?王子?王子是谁?
没人知道的存在
没人看见的高塔
没人看见的天堂
没人看见的地狱
骑士在那一天遇见了自己所要守护的人
已被夺走
骑士发誓,将要找回
他的挚爱
他的一切
他所最爱的
王子

“我,骑士长之徒,安迷修。拜见国王陛下”

金黄的大殿上,红色的地毯
一位十多岁的男孩单膝跪在地上,右手放在心脏上,棕色的头发顺着他的动作而摇摆着,如同绿宝石般的眼瞳

“你就是骑士长之徒,安迷修?”
男孩的正前方,一个身穿红色大袍,帽子戴在头上,看不见容颜的人正低头打量着眼前的男孩
“正是”
“请起来,看向我”
“是的,国王殿下”
安迷修站起来,直视这这位看不清容颜的国王
“………………这个地方,没有外人,你不用那么的拘束。还有,叫我秋姐”
国王看见眼前的少年站起,便将头上的帽子取下

“秋……姐?”

安迷修疑惑了?不是国王吗?为什么要喊姐?
当安迷修看见秋将帽子取下,也就确实确定要叫眼前的人为姐,不,更应该是王女殿下

“对,叫我姐”秋看着眼前成熟的孩子不仅有一丝赞赏。这么小的孩子,能有如此实力,实在是难得

“姐……姐姐?”
一道小小却又有点胆怯的声音冒出
安迷修与秋一同望去,只见,柱子后面一个小小脑袋伸出来
“啊啦~金,怎么了?怎么出来了?”
秋一脸宠溺的看向金
“来,来姐姐这里来”秋张开双手伸向金
“姐姐”金跌跌撞撞的跑向秋,直接冲进秋的怀抱

“国……咳,秋姐。这位是……”安迷修在一旁有些疑惑
王室人选明明只有一位,为什么会有两位,而且国王必须是男子,为什么秋会是国王?安迷修带着这些疑问,看向秋

“唔……”金双手怀住秋的脖子,整个身子都被秋拖起来,悄悄看了一眼安迷修,发现安迷修将从秋的眼睛看向自己
害怕的往秋的怀里缩了缩,然后又悄悄看向安迷修

「这……也太可爱了!」安迷修看着金的一举一动,被萌到了

“这是我的弟弟,金”秋缓缓开口,手轻轻拍打着金的后背,让他不要害怕
“金……殿下?”安迷修看着金

“你可能会疑惑的,对吗?这个国家的继承人只允许有一位,并且必须是男孩……”秋沉默了,她也只看着安迷修

“是的,国……秋姐。在这个国家的国王必须是位男子”安迷修也没有客套的对秋回答,眼神仅仅是变了个样

“对,你说的没错,这个国家的女人都是一些低等的人,但皇室是一个例外。不,应该说现在的皇室。我们现在所在的殿堂,其实已经死了好几个我的皇兄皇姐了……………这是皇室的规定,我们与我们的亲人相互杀害,即使是那些生育我们的母亲,我们一旦出生,我们那所谓的父亲就会杀掉我们的母亲。但是,金,是一个意外。他是我的母亲所生育出来的王子,与上一任国王是父子关系”

“可是…………秋姐,就像你刚才所说的,皇…………你的母亲已在你出生时会被国王杀害不是吗?那金…………”安迷修不将任何秋所说的遗漏给指出来
“对啊,所以,我说金是一个例外”
秋轻轻抚摸着金的脑袋,后者感觉到姐姐的抚摸,给予一个大大的微笑
秋轻轻笑出来

“金,这是那个国王与我母亲的意外,大概是那个我所谓的父亲,动了心,不想让我的母亲死吧!所以,我的那位父亲将我的母亲藏起来,于是,金,这个如同光一样的存在就诞生了”
“可是…………这个皇室还真的是狠心啊!将我所有的兄弟姐妹杀害,最后我的母亲死了,我的父亲将金和我留下,离开了”
秋抱着金,手臂有一些颤抖
金感觉到秋的情绪波动,抬起来他的小手像刚才秋摸金脑袋一样,摸了摸秋
“姐……姐?没事哒!有金在!”然后给秋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萌的犯规!」×2

“没事的,金。”
秋捏了捏金的小脸安慰到

“安迷修,你知道,我找你来,是做什么的吗?”秋抱着金非常温柔的抚摸着他
“秋姐,你是想让我保护金殿下吗?”安迷修没有一点的疑惑,他知道,如果这位王子消逝,那么,这个国家将会不复存在
“是的。安迷修,你的能力很强,我希望你可以保护金,当然的,我也不会强迫你保护,一切都看你自己”
安迷修沉默了
良久
“是的,我愿意保护金殿下”
“真的?不会背弃他吗?”
“是的!我以骑士的名义发誓”
秋看着安迷修又再一次将右手放在心上,单膝跪下
“安迷修,我,以国王的身份,命令你,一生一世都将守护金!”

“是的,国王殿下。”

那时候,金,5岁
那时候,安迷修,10岁

------

炎热,炎热的地面,炎热的树木,炎热的集市,炎热的太阳
训练场上,所有的骑士都在认真的练习
他们的前面站着一位年轻的骑士
“安迷修”一位头发上快长满了白发的老人走向那一位骑士
“师傅”安迷修看见过来的人是谁时,非常尊敬的给予一个礼
“安迷修,今年的这个天气很热,与往年的不同,国王殿下希望你可以去调查一下”
老人点了点头,接受了安迷修的尊敬
“可是,师傅,那这些骑士需要…………”
“不,不用了。你不在的时间里,我会教育他们的”
“是的,师傅”
“嗯,去吧。”
安迷修向老人鞠了一个躬,然后离开了

此时此刻,城堡外面,一片森林内,一个高塔正静静的立在那里
“好无聊啊!唔……安哥哥什么时候过来啊!”金色的发丝,如同天空一样蓝色的眼眸,不知道人看见这位可爱的少年可能会认为遇见了一位被囚禁的天使
“好无聊”金在塔内唯一的一张床上滚来滚去
“呵呵,王子殿下很无聊吗?”温柔的声线,安迷修突然出现在塔上的窗子边
“啊!安哥哥,你终于来了!我好无聊!”金看见安迷修出现在窗边,立刻从床上起来
“王子殿下,小心点”安迷修从窗外跳进来,看向扑进自己怀里的金,摸了摸他的头
“唔…………安迷修要是在不来,我觉得我会无聊死”金向安迷修抱怨着
“是是,是我的错,我来晚了,所以,王子殿下要怎么惩罚我呢?”安迷修一脸宠溺的看着怀里的人,眼睛里的宠溺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嗯…………那,安迷修给我讲故事吧!”金用他的小脑袋想了想,说出了他的惩罚
“嗯?真的就只讲故事吗?”安迷修听见这个惩罚还有点惊讶,他以为金会像以前一样,让他带着他去外面玩,虽然一一都没有同意
“嗯,是的,只给我讲故事就好。因为,就算我说了带我去外面玩,安哥哥也不会同意的吧?所以,我还不如要个故事好了”金在说安哥哥不会同意的时候,还不甘心的嘟了嘟嘴
“我的王子殿下长大了呢!”安迷修又一度的摸上金的迷修拉着金的手,将他抱入怀中,然后坐在床上
“王子殿下,我现在要将的故事呢,是在教堂里听见的。但,在讲之前,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安迷修伸手点了一下金的鼻子
“嗯嗯,安哥哥,你问吧”金有点急促点了点头
“王子殿下,你相信着这世上有天使和恶魔吗?”
“天使和恶魔吗?………………唔……相信吧?”金自己半信半疑的回答
“好吧,王子殿下,我开始讲了”安迷修揉了揉金的头

这个世界有三种地方
一种,是天堂
一种,是人间
一种,是地狱
就像我所说的,
天堂生活的是天使
人间活着的是人类
地狱生活的是恶魔

天堂里的一位大天使听从主父的命令,而去了地狱讨伐恶魔
但是,这位大天使在讨伐恶魔的时候被恶魔的手下偷袭而身受重伤
于是,他跑去了人间
在那里,他遇见了一位少年,少年将天使救了
天使为了报答少年,愿意为他向主父许一个愿望
少年拒绝了
“我不想要什么愿意,但是,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吗?”少年如此恳求天使留下来陪他
天使答应了
少年和天使一起相处
可是,这个消息被主父知道了
主父知道,天使是要报恩的
但是,恶魔的讨伐还没有结束
所以,主父再一次让天使将恶魔讨伐
天使无奈,只好去了地狱
可是,在那里,他看见了他的少年
“你为何在这儿?”天使的情绪有些波动
“我……我……”少年支支吾吾说不清
原来,少年时一名恶魔
却不是天使要讨伐的那只
但,少年是天使讨伐的恶魔的朋友
天使悲痛欲绝,于是放下了讨伐的念想
而去了天堂,向主父领罚
主父将天使的大天使之位撤销
将他绑在十字架上
为了让他身上的魔性消除
少年知道了这件事,张开他的翅膀
飞向了天使所在的地方
天堂的光,对恶魔会有伤害
少年却忍着痛,来到了天使的身前
将天使又一次救了下来
………………

讲到这里,安迷修看了看自己怀中已经睡着的金,轻笑了一声
轻轻的将金平躺着放在床上
安迷修俯下身,亲了一下金的额头
“晚安,我的恶魔”

那年,金,13岁
那年,安迷修,18岁

------

“现骑士长安迷修参见女王陛下”安迷修单膝下跪,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
“安迷修,金,现在可还好”秋坐在王座上,手里拿着显示尊严的手杖
“是的,殿下,王子殿下近来很开心”
“是吗………………他开心就好”秋听见安迷修说金最近很开心,眼里有着一点点的泪花
“安迷修…………大战要来了,明天,你就带着金逃走吧”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大……战?”安迷修听见这两个字,立刻抬起头
“可是…………”
“安迷修,你该知道…………金是这个皇室唯一的王子。即使这个大战我们都不希望出现,但是,不行,安迷修,只有你可以在这种时候保护金,知道吗?”秋站起来,缓缓走向安迷修
“秋姐…………”
“安迷修,只有你………………”
(我插个话哦!感觉这个剧情神转折,我好无奈)
“是,女王陛下。我以骑士长的身份誓约,不会离开王子殿下金的身边”

上(完)

后语:
我原本是想直接码完的,毕竟是长篇。但是,原谅我吧!实在是没时间!哭

关于今天的嘉金小文章

嗯,就是这个标题
今天是嘉嘉的生日,我一度的在想
我是该写虐呢?还是甜呢?
很郁闷。。。。。。。
大致的提纲我已经理好了
就是结局有点问题
可以虐,可以甜。。。。。
但是。。。。。我只想写一个结局来着 @萌瑶酱 瑶瑶 @香草奶昔 奶昔 @“涩”会人 涩涩
帮个忙呗!哭唧唧

他是雇佣兵,他名为“奈布·萨贝达”

或许是因为今天看了一位同样喜欢佣兵的大大写的关于佣兵的文章,于是,我也想要写一点关于佣兵的。
我对于佣兵的了解,也可以算是全面的了。我不明白那些说佣兵不好的人是怎么想的?佣兵明明是最好的!溜鬼,如果玩的好,溜五台机都是可以的,破密,只要小心一点不炸机还是很快的。那些说佣兵不好的人,请问,你们想过这些吗?如果你们喜欢的第五人物被人说不好,也一定会愤愤不平的吧?更何况我们这些佣兵的粉丝呢?你们为什么不喜欢佣兵呢?难道,就因为他的战争后遗症?还是他的声音?还是说,他不去溜鬼呢?
我非常清楚的记得,我有一局排位,我用的佣兵,然后,机械师,医生,还有慈善家。
我开局,是在红教堂,因为,我在想,有慈善家,或许可能不需要我,我就去破密,好了,我破完一台,就看见机械师被打了,那局的监管者是鹿头。(因为点了天赋的原因,我可以看见队友被帮上椅子的其他队友)那个时候,我就看着其他队友在破密,我就去救人,好的,我把机械师救了下来,为她抗了一刀,我就跑开了,遇见了慈善家,他帮我疗伤。完了过后,机械师又被打趴了,那个时候救人已经来不及了。我就直接破密(还剩下2台)破到一半,就看见慈善家被打了,我立即放下破译的活,因为是帮助过我的所以跑去救他,我跑到一半,就看见医生把他救了。我就又去破密了。在快要破完的时候,鹿头突然一个闪现,打了我一下,我就用护腕跑走了,遇见了正在一起破密的慈善家和医生。我和他们一起破,然后,那台机开了过后,他们就直接走了,我跟了他们一会儿,他们就好像才发现我受伤了一样,停下来为我治疗。我发了一条专心破译,然后去找鹿头,因为只有一台机的缘故,我就大胆一点去溜一下鬼。很好,我溜了他一台机,大门开启,慈善家发了一条快走,医生则是直接走了(我在想,可能有急事)我就甩开鹿头,往大门跑去,就在差一点快到门的时候,鹿头把我勾回来了,慈善家也走了,我就直接升天了。结束后,我才发现,医生和机械师一直在观战,结束过后,他们说
“为什么要用佣兵啊?”“这个佣兵真是,被打了两次,最后还没有逃走”“就是”
这些不算什么,最让我伤心的是那个机械师说“你为什么在最后的时候没有救我?你明明就开始救了我一次”之类的然后他们又说“佣兵是真的不好,战争后遗症这个东西。。。。”“还不可以救人”“那个护腕好像只有佣兵自己使用,对于救人好像没有什么天赋”“就是,要不然砍一刀,要不然就是骗刀”什么的…………………………呵呵,那个时候,我心都碎了,凭什么?凭什么有人上了椅子,就必须是佣兵去救人?凭什么明明是他们技术不好,全部赖在佣兵身上?到底是凭什么?佣兵不救人,说佣兵破译慢,还不如救人。佣兵破译,说佣兵破译慢,还不如去溜鬼。佣兵去溜鬼,说佣兵溜鬼可以,但是,破译才是最重要的,还不如去破译。
破译,破译,破译。你们都在说佣兵破译慢!那你们去溜鬼啊?那些人怎么可能知道?佣兵为了不让他们破译分心而去暴露位置?佣兵为了让他们不上椅子,而去溜屠夫?佣兵为了让他们胜利,做了那么多的事,他们那些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佣兵破译慢,佣兵只能来溜鬼,佣兵救人不行,佣兵的技能只能保护自己……………………呵!呵呵,佣兵破译慢,你们在溜屠夫的时候,他可以破3台机!佣兵只能溜屠夫,你们在破译的时候,他可以溜屠夫5台机!佣兵救人不行,他却可以把初次上椅的人救下来!佣兵的技能只能保护自己?呵!你们那是没有看见过,佣兵用他自己的护腕正在向你们被绑上椅子的地方冲!
他是一名雇佣兵,是一名军人。
我进入第五这个圈是在5月份。在那个进第五之前,我对于第五的那些广告没有任何是感兴趣的,仅仅是因为我的姐姐下了那个游戏过后,我玩了一局,就对第五有了很大的兴趣。这是我和第五的认识,然后,后来,我就发现了杰佣这个cp,因为是入坑不久,所以不了解杰克这个人物,以为是位逃生者,后来,慢慢的,才发现,杰克是屠夫。这对我对于杰佣这个cp的认识没有什么改变。我也依然喜欢这个cp。
第五人格,这个游戏是我唯一一个超过1个月的游戏。我是属于不玩游戏的那种,即使有,那也是当天就删了,就算时间长,就只是10多天的时间。我开始疑惑,这个游戏是那一点在诱惑我?于是,我开始寻找,我就发现,说那位雇佣兵。那位名为“奈布·萨贝达”的雇佣兵。他,因为他的话而退出了军队,可是,他习惯了战场上的生活,或许,是因为他害怕因为习惯了战场上的生活,而控制不住去杀人,所以来到了那个庄园。他不求可以逃脱出那个庄园,他只是寻找快感,只是为了,可以在这个平凡的世界活下去,仅仅只是因为可以活下去,才来到这个庄园……………………
那些说佣兵的人,有想过这些吗?
我喜欢这位雇佣兵
我喜欢他的一切
即使是有缺点
我也喜欢
即使,这只是一位雇佣兵
即使,这只是一名游戏里的人物
可是,我不在意。我被他的看淡生死,他的对这个世界没有特殊的感情,他的勇敢,他的战争后遗症,他的所有,所吸引。
他是我心中的一块宝地,他和我的第一个本命所存在的意义是不同的。
他很好,他是这个第五中,最好的雇佣兵
是,最好的佣兵
最好的求生者


PS:
说实话,我发这个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毛的,因为,我发了这个,那么我就要背负那些评论里有人说佣兵不好的评论,但是,我不后悔,我只是想告诉那些人,佣兵,不是最差的!就,只有这样罢了 @墨双妃是一个人 就是这位大大,所以,我也想要发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all金)

来来来,这是说好的大小姐,没有写出我想要的感觉,所以你们先将就着看吧,等那一天我重新修改一下,还有这个坑我可能会填的比较久

这篇文共有5章,其余有一些小番外

名字如题目

灵感属于自己

不虐(大概)

那么正文开始

♡☆♡☆♡☆♡☆♡☆♡☆♡☆♡☆♡☆♡

“金”

“银?等一下,马上就好”

昏暗的路口

“银,走吧!”

金换了一副新的衣服,戴上了墨镜

“嗯,走吧,不然那群老不死的又要唠叨”

银拍了拍金的头

银今天也换了一套衣服,与金唯一的不同就是金是白色的,银是黑色的(传说中的情侣服)

月黑风高,一个适合杀人的天气与场景

“金,记住,你一定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知道吗?”银抓着金的肩膀,深情(划掉)十分在意的说

“嗯,知道了”金一脸天真

「。。。。应该没事吧!」

“记住了金,这次那群老头只给了我们72分51秒的时间来消灭掉敌人”

“明白,对于我来说,只要3分钟就够了!”

银摸了摸金的头「原本。。。只有我一个人就好」

“金,原神明保佑你”安利洁拉着正要出门的金发少年

“喂,渣渣,不许等我打败你那时提前死掉了知道吗?”嘉德罗斯别着脸,可眼神里透露了担心

“金,路上小心”格瑞拍了拍金的头

“。。。。。。”银爵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金的脸

“小鬼,不许死掉知道吗?”雷狮一脸狂妄,如果无视他的眼睛

“王子殿下,对不起,在下不能陪你去”安迷修一脸绝望的看着金,感觉快哭了

“金,路上小心”卡米尔有点担心的看了看金,并拉了拉围巾

“嘻嘻,要小心哦!对方可是个比我还坏·的·人哦!”帕洛斯一脸笑嘻嘻

“小老鼠,不许死,我还要和你打架!”某个大型犬扑上了金

“金,我等你回来!”埃米定定的看向金

“金。。。。”莱娜瞟了一眼金

“我的白马王子啊~我竟然不能陪你去!呜呜呜~”艾比在伤心的(假)哭起来

“金、银,我在背后守护你们”紫堂拿着电脑一只手拉着金的手

“。。。。行了行了,你们平常都不是这样的。。。”凯莉无奈

咳!

虽然他们知道金和银很厉害

可是这次的任务不一样

这次的目标是一个白领,但曾经是一名特种兵

虽然特种兵没什么

但是,对方可以徒手打掉一个团

是的,一个团

这没什么

关键是。。。。那个任务对象是一个变态!

对!猥琐之类的变态

(这群护妻大佬们。。。。)

【原本想写一点点严肃。。。。结果写出这样,我也是醉了】

“呐,银,我在这里就可以了吗?”金拉了拉银的衣袖并指了指一座高楼

“对,你在哪里,不要乱跑,毕竟你是远程射手:狙击手”银揉了揉金的头

“好的!我知道了”金用力点点头


“呼。。。。呼。。。。呼。。。”一个身影在快速移动

“别跑啊~你这样跑回容易死掉的哦!我亲爱的猎·物”银白发少年拿着一把小刀,不紧不慢的走着

“呼。。。。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男人此刻已经衣衫不整,身上处处都是刀痕

“我?呵!你没资格知道”银白发少年轻笑,笑他的无知

“银,你那边这么样了?”话筒里转出来的声音不大,却可以让两人都听见

“虚~别说多余的话,小心暴露”银将手指放在嘴中间

“明白”话筒中的人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么?不跑了?”银冷漠的看向地上的人

男人感到了害怕「不会错的,那个眼神。。。。那个眼神。。。是」看待猎物的眼神,如同猫一样,玩腻了,才慢慢将其·杀·死

“。。。。怪物。。。怪物”男人落荒而逃

“这就对了。。。。逃吧!不管逃到哪里。。。你都会被找到的,被我隐形的眼睛。。。”银露出了一副不再追的样子


男人不明白“隐形。。。的眼睛?。。。”男人跑着

“呵!”

男人猛的回头,身后什么都没有,却听见了一句冷笑

“呐~你在看那呢?”声音突然从男人的左边出来

“呐~准备好。。。这么死了吗?”

“砰!”子弹飞速穿过玻璃射向男人


“。。。。金,干的不错”银站在金的身后

“银。。。”

“嗯?”

“我们。。。。这样。。。对吗?”

“。。。。。对的。。。。这些人。。。是坏人,专门欺负好人的坏人。。。。所以。。我们没错”

“真的吗?这些人是坏人的话,我们是不是为其他人做了好事?”金兴奋的看向银

“嗯,是呢!做了好事。。。”银看金那纯洁的瞳孔,心里若有所思


凌晨

金回到了他的房间

银却还在外面,查找秋的消息

“叮咚”×2

金拿到了一封信

________________

银收到了一件邮件

两人同时打开

你,与银两人,失了家族信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与金两人,失了家族信念



将不复存在

END


后续:

。。。。咳!先说声对不起,说好了最晚昨天发。。。。结果拖到今天。。。。想打我自己一巴掌(虽然已经这么做了)然后,一会儿可能会发一篇瑞金的小短文。。。。嗯,是的,可能会发。。。。。(心虚)

咳,还有,就是,金杀人一般是不会接受的,除非有特殊手段(就是被银哄着说他们要杀的人是很坏很坏的人)嗯,就这样,不虚

→_→

咳咳

接下来小剧场

小剧场

金:呐呐,彼岸!你看,我演的好不好

我:嗯,不错,下次可以试试把你开枪的场景发下

格瑞:。。。。。

嘉德罗斯:喂!渣渣,整个戏,就只有我这么一个?

我:不然呢?虽然是all金,但这是主双金!OK?

嘉德罗斯:。。。。。渣渣,我看你活腻了!凭什么这场是主双金!

(拿起神通棍)

雷狮:对啊!我也很想问问呢!

(拿起雷神之锤)

我:我乐意!你管我,管的着我吗?你们,你们就该学学格瑞,安迷修,卡米尔,和其他人,都没有抱怨

众人:。。。我们想。。。

我:。。。。。

格瑞:。。。我不想

我:看!格瑞多好!所以下一个小短片就该写瑞金

众人立刻坐好

黑金:。。。我是这章主角,我怕什么

金:???

OK!真正的

END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双金


 

all金

那个午后(原文)

名字如标题
金为奶茶店店长
卡米尔为顾客
1000到2000字左右
不许ky,不许刷无关cp
这一篇只可以出现bi站和lof上,如果在其他地方看见,可以举报
以上OK?
那么正文开始?
♡☆♡☆♡☆♡☆♡☆♡☆♡☆♡☆♡☆♡
夏日的热度,不是一般的热,大街上各种遮住阳光的
“叮铃”门被推开,门上面的挂着的铃铛轻轻晃着
“欢迎光临夏日清淋”服务员活力的声音出现
“啊!卡米尔,这次也是冰咖啡吗?”当金看见客人的容貌时,露出了笑脸
“嗯”卡米尔站在门口,向金点了点头
“好哒!卡米尔坐着吧!我一会儿给你端过去”
“要加……”
“嗯,我知道啦!要加糖,要加奶盖,对吗?”金打断了卡米尔接下来的话,然后又接上了他的话
“嗯”卡米尔答应着,然后走到离窗子比较近的座位去了
“OK哒!”金答应着,去往了吧台
卡米尔坐下,又目不转睛的看着金,看了一会儿又扭头看向窗外
卡米尔,22岁,大四的学生。一位著名的网络主播,在游戏区里有很大的名声,当然,他有的时候也会在美食区里出现。这是一位不露面的,但是声音特别好听的主播。虽然有些人也是因为这个而关注他的,但是,他的游戏操作也是一流的,还有,他推荐的美食也是很棒的,就凭这一点,他的粉丝就是一大堆。
而这样的一位主播最近特别喜欢来这家“夏日清淋”,原因没有别的,就是现在在吧台忙活的金
金,25岁。“夏日清淋”的老板,高中毕业,因为家里的情况,而不得不辍学。自己经营“夏日清淋”已经有一段了,生意还是不错的,最近因为某主播的推荐,而有些火
“卡米尔!来,这是你的冰咖啡”金穿着滑冰鞋,直接滑到卡米尔面前
“谢谢”
“嘻嘻,不用啦!”金伸手弹了一下卡米尔的额头
“唔…………”卡米尔吃痛的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嘻嘻,卡米尔,你又跟我客气!”金一脸严肃的盯着卡米尔
“嗯,对不起”卡米尔乖乖的认错
「又把我当小孩」
“嗯?卡米尔,你又在想【把我当小孩】之类的吧?”金好笑的看着卡米尔揉着他自己的额头
“………………”卡米尔沉默着
“卡米尔,你要知道哦!只有你还没有到社会上,我永远比你大哦!”金伸出手又弹了一下卡米尔的额头
“唔…………”原本金第一次弹的伤痛还没好,又没金弹了一次,现在,卡米尔的额头已经有点红了
“好了好了,我不打扰你啦!”金帮卡米尔的额头揉了揉,然后离开了卡米尔的身前
“………………笨蛋”卡米尔小声嘟囔着
------分割线------
“叮铃”“夏日清淋”的门又被打开,“欢迎光临夏日清淋”还是一样的话语,但是,人却完全不一样
“你好,请问,你要点什么?”服务员站在吧台上问着卡米尔
“……………………冰咖啡”
“好的,请稍等。请问,要加一些什么吗?”
“糖,奶盖”
卡米尔看着服务员在吧台,用着金用过的东西
“…………你们的老板呢?”卡米尔突然冷不丁的对着服务员开口
“啊~你说金老板吗?金老板的话,他的家里有点事,最近都不会在店里”
“…………嗯”卡米尔拉了拉他的围巾,将脸埋的更深一点
------分割线------
“叮铃”
“夏日清淋”的门又被打开了
“欢迎光临夏日清淋”服务员依旧说着这样的话,人却还不是他
卡米尔看服务员不是那个他一直想的人,眼神暗了暗
“冰咖啡”卡米尔没有等服务员开口,直接说了出来,他要的什么
“好的”
“要加糖…………”
“还有奶盖!”
卡米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这活泼的声线给打断
“对吧?卡米尔”金从卡米尔的身后冒出来,笑嘻嘻的看着卡米尔
“…………嗯!”不得不说,卡米尔看见金的那一瞬间,眼里有着一点点的小星星
“嘻嘻,放下吧,我来”金推开吧台的门,对着正在做咖啡的服务员说
“好的,老板”
卡米尔现在眼里什么也容不下,只有金的身影
“来!卡米尔!你的咖啡”金把咖啡放在卡米尔的面前,逃一样的离开了
卡米尔有点疑惑,但是,他看见了那杯咖啡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又将自己的围巾往上拉了拉,为了遮住自己红了的脸
咖啡上此时已经被金换成卡布奇诺,上面的拉花是一个爱心,但是,对于这样的情感,金也相信,卡米尔会看懂
END

那个午后(卡金)

名字如标题
金为奶茶店店长
卡米尔为顾客
1000到2000字左右
不许ky,不许刷无关cp
这一篇只可以出现bi站和lof上,如果在其他地方看见,可以举报
以上OK?
那么正文开始?
♡☆♡☆♡☆♡☆♡☆♡☆♡☆♡☆♡☆♡
夏日的热度,不是一般的热。
“叮铃”门被推开,门上面的挂着的铃铛轻轻晃着
“欢迎光临夏日清淋”服务员活力的声音出现
“啊!卡米尔,这次也是卡布奇诺吗?”当金看见客人的容貌时,露出了笑脸
“嗯”卡米尔站在门口,向金点了点头
“好哒!卡米尔坐着吧!我一会儿给你端过去”
“要加……”
“嗯,我知道啦!要加糖,要加奶盖,对吗?”金打断了卡米尔接下来的话,然后又接上了他的话
“嗯”卡米尔微微点头,把自己的帽子往下拉了一点点,然后走到离窗子比较近的座位去了
“OK哒!”金回答着,走向了吧台
卡米尔坐下,目不转睛的看着金,看了一会儿又扭头看向窗外

卡米尔,22岁,大四的学生。一位著名的网络主播,在游戏区里有很大的名声,当然,他有的时候也会在美食区里出现。这是一位不露面的,但是声音特别好听的主播。虽然有些人也是因为这个而关注他的,但是,他的游戏操作也是一流的,还有,他推荐的美食也是很棒的,就凭这一点,他的粉丝就是一大堆。
而这样的一位主播最近特别喜欢来这家“夏日清淋”,原因没有别的,就是现在在吧台忙活的金

金,25岁。“夏日清淋”的老板,高中毕业,因为家里的情况,而不得不辍学。自己经营“夏日清淋”已经有一段了,生意还是不错的,最近因为某主播的推荐,而有些火

“卡米尔!这是你的卡布奇诺。”金穿着滑冰鞋,直接滑到卡米尔面前
“谢谢”
金一听卡米尔的道谢直接伸手弹了一下卡米尔的额头
“唔…………”卡米尔吃痛的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卡米尔,你又跟我客气!”金一脸严肃的盯着卡米尔
“嗯,对不起”卡米尔乖乖的认错

「又把我当小孩」

“嗯?卡米尔,你又在想【把我当小孩】之类的吧?”金好笑的看着卡米尔揉着他自己的额头
“………………”卡米尔沉默着
“卡米尔,你要知道哦!只有你还没有到社会上,我永远比你大哦!”金伸出手又弹了一下卡米尔的额头
“唔…………”原本金第一次弹的伤痛还没好,又没金弹了一次,现在,卡米尔的额头已经有点红了
“好了好了,我不打扰你啦!”金帮卡米尔的额头揉了揉,然后离开了卡米尔的身前
“………………笨蛋”卡米尔小声嘟囔着
------分割线------
“叮铃”“夏日清淋”的门又被打开,“欢迎光临夏日清淋”还是一样的话语,但是,人却完全不一样
“你好,请问,你要点什么?”服务员站在吧台上问着卡米尔
“……………………卡布奇诺”
“好的,请稍等。请问,要加一些什么吗?”
“糖,奶盖”
卡米尔看着服务员在吧台,用着金用过的东西
“…………你们的老板呢?”卡米尔突然冷不丁的对着服务员开口
“啊~你说金老板吗?金老板的话,他的家里有点事,最近都不会在店里”
“…………嗯”卡米尔拉了拉他的围巾,将脸埋的更深一点
「金…………」
------分割线------
此时此刻,夏日已经接近尾声了
下午的阳光很美,正在慢慢的下降,形成夕阳

“叮铃”
“夏日清淋”的门又被打开了
因为是下午,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人
“欢迎光临夏日清淋”服务员依旧说着这样的话,人却还不是他
卡米尔看服务员不是那个他一直想的人,眼神暗了暗
“卡布奇诺”卡米尔没有等服务员开口,直接说了出来,他要的什么
“好的”
“要加糖…………”
“还有奶盖!”
卡米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这活泼的声线给打断
“对吧?卡米尔”金从卡米尔的身后冒出来,笑嘻嘻的看着卡米尔
“…………嗯!”不得不说,卡米尔看见金的那一瞬间,眼里有着一点点的小星星
“放下吧,我来”金推开吧台的门,对着正在做咖啡的服务员说
“好的,老板”
卡米尔现在眼里什么也容不下,只有金的身影
“卡米尔!你的卡布奇诺”金把咖啡放在卡米尔的面前,然后就直接坐在了卡米尔的对面,看向窗外
“金”
“嗯?怎么了?卡米尔?”金将目光从窗外移到卡米尔的身上
“你去了那里?”卡米尔敲打着电脑的键盘,眼睛没有离开电脑就这么问着金
“唔…………家里的姐姐在别的地方受了伤,我去看看。唔,不过,姐姐真是太不小心了!怎么可以怎么不小心啦!哼”金一脸不开心的抱怨着秋受伤的情况
「…………可爱」卡米尔暗暗想着
于是,就摸上了金的头
“还有哦!卡米尔那个,我跟你说………………”金还没有说完,就愣住了。突然间被卡米尔摸了一下头,有点小惊讶,还有就是…………
「不要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啦!」金的内心咆哮着
此时的卡米尔,已经停下了敲打电脑的动作,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金,一脸的柔和
“……犯规了啦!”卡米尔悄悄的说了一句,看见金那可爱的抱怨样子,手情不自禁的摸上了金的头
「真是可爱」
END
嗯,这篇的话,我把最后的结局改了一下,原文我等会儿会发的,毕竟,结局不一样,但是,原文我自己看了感觉怪怪的,所以我自己改了一下,改的也不是太大

今天的楼兰小皇子傍到大腿了吗(all金)

重新改了一下(群里大佬帮助)
今天的楼兰小皇子傍到大腿了吗(all金)
※All金联文活动第一棒
※总汇
@我有一颗想拖更的心 这是第二棒
@萌瑶酱 这是第三棒
@是个瓜皮花 这是第四棒
@叶落·小时是我的·无愁 这是第五棒
@阼时 这是第六棒
@香草奶昔 这是第七棒
咳,第八棒发不了,所以,第七棒代发
@我黑猫就算不吸猫薄荷,我也不更文(画) 这是第九棒
@辙辄哲 这是第十棒

以下正文

“参加伟大的楼兰国皇女,秋殿下。”抬眼望去,白色的宫殿,白色的礼服,白色的头发,倒显得浑然一体。

“抬起你的头,雷神国的帕洛斯。”秋在王座上,看向底下的帕洛斯,“遵命,亲爱的秋殿下。”帕洛斯抬起头,看向秋,眸里闪着狡黠。

“这个人,很危险,绝对要让他远离金。”秋心想。这个人到现在还没有露出破绽,但却句句话里有话,说不上明显,但却诡异,仿佛带着剧毒的毒蛇般。

“秋殿下,我此次来拜访楼兰国是伟大的雷神国国王陛下所指示,陛下似乎很想与您做一笔交易,不知殿下意下如何?”帕洛斯的眼睛一直看着秋,秋也毫不认输,直直的看了回去。

“不错,虽然是一个小国,但这个王女气度不俗,明显不是个好对付的人物。”帕洛斯垂眸暗暗地想着。

“…让人传令下去,请这位来自雷神国的使者去休息室歇憩一会。抱歉,使者阁下,雷神国与楼兰相隔数万里远,您来到此定费了不少心神吧,舟车劳顿,还请稍作歇息,关于您之前说的那件事,还有待商议,但我会考虑。”秋对着旁边的婢女说着,然后走下座椅,冲帕洛斯带着歉意笑了笑,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姿态。

“当然,亲爱的秋殿下”帕洛斯笑着。

>>>

“金殿下,请不要跑!”

“哈哈哈哈哈哈,追不到我略略略。”

花园里的寂静被清脆笑声打破。玫瑰花与蔷薇竞相开放,鸟儿唱着婉转的歌,多么其乐融融,好吧,如果没有这些吵闹的声音或许会更美。

“金殿下!请停下”婢女提着裙边追着前面调皮的金发少年。

“啊!”金突然直直撞上了一个胸膛。

“王子殿下,数日不见,还是如此活泼啊。”来人摸了摸金的头。

“啊,安迷修将军。”婢女看清楚来人的样貌后,忙俯身行礼。

“没事了,你下去吧,辛苦了。”安迷修看向婢女,向他挥了挥手。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金抱着安迷修兴奋的叫着。

“是是,王子殿下,又调皮了?”安迷修轻轻刮了一下金的小鼻子。

“唔…才没有啦!安迷修不在的期间我好无聊的说!喂,安迷修,你这次回来又给我带了什么稀奇的玩具啊?”金蹭了蹭安迷修的胸膛,问他。

“好好,王子殿下,这次,我来给你讲讲我这次出去的故事。”安迷修将金跑乱的头发理了理,直接抱起金,走向花园的中庭。

“哦~这可真是个有趣的发现啊…”玫瑰花丛后,隐隐显出白色的身影。

>>>
是深夜。
“嗳…应该没有被发现吧?”金悄悄的躲在柱子后面。

“哦呀,发现了一只小老鼠。”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在金的耳后响起。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唔…”金害怕的大叫起来,却被帕洛斯捂住了嘴。

“嗯…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是这里最小的王子殿下,金,对吧?”帕洛斯的鼻尖全是金头发上独有的香味,帕洛斯也不得不承认他被那股香气迷得失了会神。

“你认识我吗?”金挣脱了帕洛斯的手,转过来,直盯着帕洛斯的眼睛。

“对啊,我认识你哦!金殿下。”帕洛斯看着金的头发,突然有种想要去摸的冲动,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嗯?”金被突然的摸头给愣住了。

“我不认识你哎!你是别的国家来的吗?”金发现眼前的帕洛斯是别国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对,我是…”

“欸!真的吗?”金直接打断了帕洛斯接下来的话,一脸期待的看向帕洛斯。

“…是的。”

“哇!好厉害!请问你可以告诉我外面的事情吗?”金看着帕洛斯,眼里的小星星都冒出来了。

“好啊。”原来是个被养在温室里的花朵吗。帕洛斯想着,唇角勾起了诡谲的弧度。

“真的吗?”

“真的。”帕洛斯拍了拍金的脑袋。

>>>

“那,听好了。外面的世界很神奇,有着可以一口吃掉一座城的金龙,有着专门拐骗小孩但脾气古怪的魔女,还有个…”帕洛斯开始为金讲着外面的点滴见闻。

“哇!好棒啊。”金越听越兴奋。

“听你讲这些…我也好想去啊!”金突然躺下来,看着夜空。

“想去吗?我可以帮你哦!”帕洛斯对着金说。

“哎!真的吗?”

“真的哦!”

金清澈的蓝眸里迸射出期待的光芒。

“但是,你要把你知道的皇宫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作为交换。”帕洛斯开始诱导金。

“好啊!”金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这是傻子吗?这么轻易的答应。帕洛斯隐隐地开始担心金的智商。

“原来是这样吗?”帕洛斯听了金的一番话,心里确实有点惊讶,毕竟这个国家是如此的弱小。

“那么,你可以带我出去了吗?”金看着帕洛斯。

“呵,当然可以,但是有最后一个条件,把你房间的钥匙给我。”帕洛斯摸了摸金的头。

“好的!”金还是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那你好好去准备吧”帕洛斯拍了拍金的头。

“好哒!”金听见帕洛斯让他去准备,就哒哒哒的跑走了。

“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金跑进他的房间,开始收拾。

“姐姐送我的项链一定要拿着!”金拿着一个四边都有箭头的项链,自言自语道。

“喂你…有好好等等我吗?”

TBC

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联文(all金)

和群里的大佬没一起的接文,感觉很有意思
我是第一棒(现在开始)
昨天定的文,昨天码完的。。。。。都没有人告诉我要发lof吗? @我有一颗想拖更的心 下一棒,她码完了找她,还有,这一篇,嗯,不要指望我填坑
以上OK?
那么正文开始?
♡☆♡☆♡☆♡☆♡☆♡☆♡☆♡☆♡☆♡
“秋殿下”白色的宫殿,白色的礼服,白色的头发“………………抬起你的头,雷神国的帕洛斯”秋在王座上,看向底下的帕洛斯,“是的,秋殿下”帕洛斯抬起头,看向秋「…………这个人,有些危险,要让他离金远点」秋心中所想“秋殿下,我此次来楼兰(好像是楼兰来着)是为了和秋殿下做交易的,还请同意”帕洛斯的眼睛一直看着秋,秋也直直的看了回去「不错,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国家但是,这个王女很厉害」帕洛斯暗暗想着
“………………让人传令下去,将这位来自雷神国的使者带到休息室。雷神国的帕洛斯,请你先休息片刻,稍后我将会和大臣们商量”秋对着旁边的婢女说着,然后,走下座椅,慢慢对着帕洛斯
“是!”帕洛斯笑着
-------------------
“金殿下,请不要跑!”
“哈哈哈哈哈哈,你来追我啊!”
花园里的寂静,玫瑰花的姿态,桂花的芳香
,如果没有这些吵闹的声音或许会更美
“金殿下!请停下”婢女提着裙边追着前面调皮的金发少年
“哦哆”金直直撞上了一个胸膛
“呵呵~王子殿下,可真是调皮呢!”来者摸了摸金的头
“啊,安迷修骑士长”婢女发现来者,立刻行了一个礼
“没事了,你下去吧,辛苦了”安迷修看向婢女,向他挥了挥手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金抱着安迷修兴奋的叫着
“是是,王子殿下,又调皮了?”安迷修轻轻刮了一下金的小鼻子
“唔…………才没有啦!安迷修不在的期间我好无聊的说!呐呐,安迷修,你这次给我带来了什么?”金蹭了蹭安迷修的胸膛,向他询问着
“好好,王子殿下,这次,我来给你讲讲我这次出去的故事”安迷修将金跑乱的头发扶了扶,直接抱起金,走向花园的中庭
“哼~哦呀哦呀,这可是一间有趣的事情”玫瑰花丛后,白色的头发,隐隐出现
-------------------
深夜
“唔………………应该没有被发现吧”金悄悄的躲在柱子后面
“哦呀,发现了一只小老鼠”一道冰凉的气息突然出现在金的耳后
“唔哇哇哇!……………………唔……”金害怕的大叫起来,却被帕洛斯捂住了嘴
“嘻嘻……你是这里的王子殿下吧?名叫金”帕洛斯的鼻尖全是金头发上独有的香味,不得不说,帕洛斯差点沦陷
“?你认识我吗?”金挣脱了帕洛斯的捂嘴行动,转过来,直盯着帕洛斯的眼睛
「唔…………这个王子…………」帕洛斯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确实可以让那位大人沉沦
“对啊,我认识你哦!金殿下”帕洛斯看着金的头发,想要去摸摸,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唔……”金被突然的摸头给愣住了
“???我不认识你哎!你是别的国家来的吗?”金发现眼前的帕洛斯是别国的,眼睛里慢慢冒出一颗颗小星星
“额…………对,我是…………”
“唉!!!!真的吗?”金直接打断了帕洛斯接下来的话,一脸期待的看向帕洛斯
“额…………是的”
“哇!好厉害!呐呐,你可以告诉我外面的事情吗?”金看着帕洛斯,眼里的小星星都冒出来了
“呵~好啊”「原来…………是一个被束缚的小王子啊」帕洛斯暗暗的笑着
“真的吗?”
“真的”帕洛斯拍了拍金的脑洞
-------------------
“金,听好哦!(开始一本正经的胡扯)外面的世界很神奇,有着可以一口吃掉一座城的金龙,有着片小孩然后放进大锅里煮熟的魔女,也有着可以一个锤子砸死你的人(哈哈哈哈哈哈,我自己都笑了)”帕洛斯开始为金讲着外面的一点一滴
“唔!!!!”金越听越兴奋
“!啊啊~听你讲这些,我也好像去啊!”金突然躺下来,看着夜空
“唔…………想去吗?我可以帮你哦!”帕洛斯对着金说
“哎!真的吗?”
“真的哦!”
金的大眼睛里瞬间出现星星
“但是,你要把你知道的皇宫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帕洛斯开始诱导金了
“好啊!”金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傻子吗?这么轻易的答应」帕洛斯隐隐担心金的智商

(好的,不来了。。。。累,我的安金文还没码完)
“原来是这样吗?”帕洛斯听了金的一番话,心里确实有点惊讶,毕竟这个国家是如此的弱小,没想到竟会有如此如同开挂一般的存在
“那么,你可以带我出去了吗?”金看着帕洛斯
“呵,当然可以,但是,最后一个条件,把你房间的钥匙给我”帕洛斯摸了摸金的头
“好的!”金还是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那你好好去准备吧”帕洛斯拍了拍金的头
“好哒!”金听见帕洛斯让他去准备,就哒哒哒的跑走了
“呵~真是个可爱的王子”「可爱到让我忍不住想……(不要想歪!不是h)」
金跑进他的房间,开始收拾
“姐姐的项链一定要拿着!”金拿着一个四边都有剪头的项链
“你…………有好好等等我吗?”

END
(OK,你们接吧,写完啦!去码我安金的文啦!然后还有哦!我给第二棒一点点的思路,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就是文中的最后,金说的你,指的是卡米尔【或者黑金,其实我更想要黑金,但是,黑金和金长得一摸一样,所以,我在想,黑金因为有很强大的力量,被秋被镇压在楼兰的深处,这个里面,金和黑金认识】,小时候,金和秋出过楼兰一次,然后遇见了他,与他玩的很好,很喜欢他,对于金来说,他是一个不可以替代的存在,然后就是金一直想要出宫的原因,也有这个,找到他)

这个PS一定要看清啊啊啊啊